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灵的风景

在平实的生活里体会尘世的幽深邃远。在五彩缤纷的有形世界中,领略心灵深处的万千风景

 
 
 

日志

 
 
关于我

一心追求财富渐渐失去健康,一心追求美丽奈何不了时光,一心追求爱情容易变得感伤.一心追求名望,心眼越长越长,搞不明白究竟是理想太难,还是幸福太勉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他为摄影而生  

2013-03-04 10:55: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他为摄影而生 - 盛如夏雨 - 心灵的风景

                                                              

                                                                                                             《南极—最后的晶莹世界》后记

认识摄影师楼敏还得感谢博友老狼。

大约在五年前,当时的单反相机远远没有现在普及。那时候老狼仅有一台尼康D60,而我还没有相机,于是经常“跑”到他的博客里欣赏照片,以为那已是极致,溢美之词滔滔不绝,夸得他找不到“北”。老狼有个习惯,喜欢链接别人的博客,一次,看完了他的照片便打开了“大楼的博客” 链接,头像是在茫茫雪地里,一个身着红色冲锋衣的摄影师站在及膝深的白雪中,双手戴着厚厚的手套,左手扶着三脚架,右手紧握快门线,上身前倾,盯住显示屏。不仅心中一震,这不单单是视觉上的冲击,而是心灵深处的震撼……

后来一有时间便“跑”到“大楼的博客”里看照片,从《冰天雪窖看日落》到《世界的尽头乌斯怀亚》;从《丹巴的梨花》到《龙华古镇》;从《触及远古的呼吸》到《南极—最后的晶莹世界》以及作者转载老师葛加林的摄影作品,直至他烹饪的菜肴和他家养的金鱼……古镇的风姿,喀纳斯雪后的宁静,图瓦人家的清雅,南极雪山的静默……安顿了我浮躁的眼神和心灵,原来生活还可以这样。摄影师长我许多岁,便叫他“大楼叔叔”,加他为好友(尽管最后被他不客气地删除了),慎重地给他作品留言。同时把他的作品介绍给同事们,他们也随我叫他“大楼叔叔”并积极留言,每当他看到这些留言时,会说“呵呵,你是小盛的同事吧。”我们便大笑不止,能认识这样的摄影师,真的是无比快乐。后来和同事一人进了一台单反附庸风雅,但是水平总停在到此一游的境地,叫人无比气馁,好像我俩都不是摄影那块“料”。

曾经在地铁站里看到过罗红在非洲拍摄的火烈鸟,对一个将事业和“副业”做得如此成功,如此精彩的人,佩服得五体投地。着实有一种“你是那泰山顶上一棵松,我是那野地里一根干巴葱”的妄自菲薄。谁知后来认识了大楼叔叔,一个远赴南极拍摄了6000多照片的摄影师,一个摄影作品在首发进藏列车上悬挂过的人,一个获得许多摄影大奖的摄影家。原来高不可及、远在天边的大师就在我身边。

大楼叔叔从事建筑设计工作,在北京、上海、成都都有自己的事业。但他依然选择在成都居住,成都的时令四季,地域东西,更适合为摄影而生的他。天堂新都桥、高城理塘的赛马会、川东的古镇和川西的红叶无不牵绊着他的脚步。每年的春夏之交,夏末冬初,都是他外出摄影的时间,这时公司无论多大的设计工作都不再接单,损失不可计数。为赴南极摄影,他从开始申请直到最后批准,历时一年。这一年中无数次辗转与成都与武汉大学南北极测绘中心之间,自己的设计工作几近放弃。南极科学考察团最终被他的精神、技艺打动,他终于迎着巴塔歌尼亚的风,从世界的尽头乌斯怀亚前往南极。

大楼叔叔的片子除了画意的成分外,另有一种纤细的柔情,自然万物在他的镜头里是那么的美。在冰天雪地的南极或广袤无垠的大漠,他通过镜头用诗一般语言,流畅的向你倾诉着他自身的感受,当然也感染着爱美的你我。良好的美术功底,故而对摄影的构图把握尤为严谨;对音乐的理解使他拍的片子赋有流畅的韵律感;深厚文字功底,能够恰如其分的对事物再认识进行表达,起到了“画外音”的作用。一个优秀摄影家,其“摄影的感觉”来源于多学科综合知识的长期自我培养。大楼叔叔曾发过一组图片,是用他家中废弃的玫瑰做的配有苏格拉名曲《夏天最后的玖瑰》的图片视频,本来是已经凋谢应该进垃圾堆的玫瑰,在他的精心设计下,居然以腐朽的身姿开出了妖媚的神采。他的意思是,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会老去,会变旧,只要有一颗创造的心。他有一双善于发现和捕捉美的眼睛,仿佛与生俱来。

大楼叔叔对摄影的执着,无以复加。深入艰苦的藏区腹地采风,他无怨;穿越新疆戈壁荒漠腹地,他无悔;单车挺进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腹地和探寻柴达木盆地及阿尔金山无人区,他无惧;远赴南极为拍一个大浪砸向船头的画面险些被巨浪卷入大海,他无畏……因为他为摄影而生。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喜马拉雅的安纳普尔纳峰略过,当黄石公园的“老忠实泉”喷出的泉水凝结成白色云柱,当普罗旺斯的薰衣草盛开如蓝色海洋……无不招唤着他,牵扯着他,等待着他去定格那瞬间。因为—他为摄影而生。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